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丽心情4

2021-02-03 08:05:25


他反问沈思:“难道你不需要吗?”

沈思正欲反驳他,一听就楞住了。她说:“你有你的生活方式,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想她有什么权利要求麦克呢,自己又不是麦克的女朋友,想来这个话题谈错了,自己没来由地提起这问题干嘛呢?

“哦,对不起,我这样说太没礼貌了,好了,我们别说不愉快的事情。”麦克低头喝了下咖啡。

沈思可再没心情坐下去了,她推说感到不太舒服,道了声歉,站起来离开。

麦克忙站起来想要拦住她,但沈思轻推开他的手,麦克也就不再动作了,他看得出沈思有些不愉快。

沈思走出咖啡馆,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麦克的那句“难道你不需要吗?”

还盘旋在耳边,她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做为一个成熟的女性,她是需要男女之间的性爱的,只是靠自己解决长久之后,自己会变得冷感吗?她想着这个问题,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她,沈思回过头一看,是辛键,她没想到这时候在路上碰到了辛键。
第十章 偷窥
沈思与王枫如胶似漆后,经常出入辛键他们的宿舍,楚楚也常来,她和辛键热恋是热恋,但关系没有像沈思他们那样发生质的变化。

看着沈思红晕的脸色,活跃成熟的风姿,辛键心里都发出感慨,有幸福美满的性生活滋润着的女性真的是美丽动人。

而辛键对沈思的心情起奇异的变化是因为在暑假里有一次看到她和王枫在一起的关系。

那天中午辛键很早就爬上床睡了,一大早沈思就来找王枫出去了,楚楚刚好那天回了家,他无所事事,宿舍里静悄悄的,这个暑假,除了他和王枫留下来,其他的舍友去游玩的或是回家的都走了,而整个走廊里空荡荡的都没有一个人走过。

辛键看了一会书,关上门睡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键迷糊中发觉床在摇晃,他睁开眼,是的,挂在床头的帘子在晃动着,他正想爬起来看个究竟,却听到轻微的喘息声,夹杂着女子低迷的喘息声!

是王枫的床在动!他一下醒悟了过来,他回来,仔细一听,那女子的呻吟像是沈思的声音,难道他们?

辛键的心跳加快起来,应该不会吧,在大白天的,不过,以王枫的性格,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辛键悄悄地拉开隔在他与王枫床位的帘子,映入眼帘的是沈思一丝不挂地正骑在王枫的身子上,洁白的背部对着辛键这边,她浑圆白嫩的屁股正对着自己上下起伏着。

辛键的血液一下涌上脸庞,王枫正在和沈思作爱!

他心跳得很厉害,第一个反应就是闭上眼,躺下去睡觉,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但沈思迷人的喘息与呻吟传了过来,床头在摇晃着,他怎么能睡得下去。

况且刚才一眼瞥见沈思迷人的白花花的屁股,他有了反应。对于沈思动人的身子,他心里也早倾慕不已。

但王枫与沈思毕竟是自己的好朋友,要偷看他们作爱,这道德吗?辛键心里剧烈地斗争着。


“啊!!”忽然沈思低低娇叫了一声,听到王枫的低语:“宝贝,快点!”

辛键的下体早已经坚硬挺拔,他忍不住决定要偷窥了。过了这一次,可能以后就没机会看到沈思的身子了。

他暗暗地掀起布帘的一角。

王枫仰躺在床上,只看见他的双脚伸直,沈思还骑在他的身上起落着。

她浑圆挺翘的屁股上下起落,那两瓣白嫩的臀肉之间,王枫的阳具直挺着被吞入又吐出,王枫的阳具挺大的。她扭动的腰肢多么地苗条纤细。

辛键盯着沈思的两瓣臀肉中间,想要看沈思的密处。

只见到一些细黑的阴毛长在其间,两片微红的肉片含着王枫的阳具吞吐套坐。一些白色湿湿的液体沾在王枫黝黑的阳具上,沈思的肉唇周围也沾了一些。

“那是沈思兴奋时从她阴户里流出的液体!”辛键双眼冒火。

沈思双手撑在王枫的腹部,她全身赤裸,长长秀发洒落在洁白的背上,细巧的腰肢配合着臀部的起落扭动。王枫的一只手扶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在前面抚弄她的乳房。遗憾的是辛键从背后看不到她的乳房“唔……唔……唔……唔……”

沈思低低地喘息,象是从鼻子里发出的一样。那呻吟媚人心骨,辛键想不到沈思在作爱时的声音是如此娇媚而令人兴奋。

“唔……唔……喔……哦……哦……”

王枫忽然双手伸到后面,抓住沈思的两片臀肉,向上提了起来,又往下放落。

“啊……不要……”沈思一下兴奋得差点叫了起来,由于她的两片臀肉被抓开,辛键看到了她细小的肛门,沈思的阴户间已经是湿淋淋的一大片,那些阴毛从已经湿得纠缠贴在一起。

如此了一会,沈思的身子哆嗦起来,辛键看到她的臀肉都在颤动,急促地喘着气,小小的肛门一下一下地缩动。

沈思一下娇软地瘫趴在了王枫的身上,王枫抓住她的臀肉,快速地向上挺动了几次,双腿拉直,也停了下来。

辛键看得真的快要喷射了,他的手已经悄悄地伸向自己的下部,握住坚硬的阳具轻轻套弄。

王枫也粗粗地喘着气,抱着沈思。在沈思的耳边不知低语什么,只听见沈思“扑哧”地一笑,辛键赶紧把床帘拉好。

耳边听到好象沈思要爬起来,他又悄悄地拉开帘子,看到沈思抬起屁股,王枫的阳具软绵绵地从她的臀肉间滑了出来,细黑的阴毛遮住了沈思的肉缝。

她转过身子躺在王枫身边,辛键终于看到她美好白皙的身子正面,两个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立在胸前,丰腴修长的双腿间一片湿淋淋的漆黑毛丛。沈思不知从哪里拿起手纸,擦拭了王枫的下体,又在自己的双腿间擦拭。

她和王枫都没注意到辛键帘子后面偷看的眼光。

一股腥腥的味道飘了过来,辛键悄悄地放下帘角。他的阳具还是直挺挺的,偷窥的感觉太刺激了。特别是看到沈思作爱的情景。如果沈思骑在身子下的人是他辛键的话,那感觉……

辛键隐隐约约地有这个想法,但很快打消掉了。他想到了楚楚,至今他还没有和楚楚做过。不知道王枫是什么时候把沈思给开苞了的,辛键胡思乱想着。
辛键屏住呼吸,耳边是沈思滴滴的娇笑声:“不要啦,还来,噢!!那里…不是啦……对……啊……”

辛键想着可能是王枫抚弄沈思身上的某一敏感的地方了,该是哪里呢?见鬼了,阳具还是那么硬,再这样下去就撑不住了。

沈思与王枫低着声音在说笑着,间或传来沈思娇媚的声音:喔……这里啦…快……”

没多久床又摇晃起来,沈思的娇喘呻吟又传过来,飘入辛键的耳中。这两人又干起来,辛键实在没法睡了,忍受着阳具坚硬勃起的痛苦,他也不再偷窥了,只想象着沈思在王枫胯下娇哼乱颤的肉体,心情澎湃。

辛键想到了楚楚,要是楚楚在该有多好了,起码可以有机会找她解决这冲动。

想到楚楚,辛键也是上个星期刚刚才和她做过一次,但那时楚楚是用手帮他解决的。

楚楚在性方面思想是个极其传统的女孩,在辛键提出要求后,她不同意,说是要等到机会成熟了才可以。

好不容易王枫与沈思才累了,停下来,说了会话,沉沉睡去。辛键蹑手蹑脚地爬下床,溜了出去,在校道上溜达许久,让自己心思平静下来。

在偷看到沈思与王枫刺激的作爱场面后,辛键发觉自从和韩蝶儿她们分手,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女孩做爱了。他觉得再这样下去,太痛苦太受煎熬了。特别是一想到沈思白嫩的身体,他就受不了要手淫。道德上的障碍一点也不存在,但手淫放出去后,他又觉得对不起王枫与沈思,当然还有楚楚,但楚楚为什么就那么坚持呢?

等楚楚从家里回来后,一定要说服她发生关系,而且辛键觉得两个人相爱情到浓时发生关系这很正常很美好的啊!再也不要自己手淫或是让楚楚帮自己排放出来了,辛键下定了决心。
第十一章 鸳梦重温
一般暑假到了,对于楚楚来说是个兴奋的时期,这么长的假期,可以好好地放松休息在家了,但这个假期她有些不痛快,她的学校组织去外地参观考察半个月,她做为骨干教师,推辞不得,想着要和辛键分开半个月,楚楚心里就很舍不得。

辛键安慰她就那么十来天,会天天给她打电话的。

“不是啦,那么久没见面,心里怪难受的。”楚楚说道。

“哦,这样啊!如果我能请假,我陪你去好了。”

“是啊!我听说赵艳是和他老公一起的。”楚楚明知道要辛键与她一起去是不可能的,但嘴里还是这般说。

“我不在的时候,要注意保重自己身体哦,不要太劳累。”

“知道了,还说呢,你在的时候,我最累了。”辛键回答道。

“什么?讨厌我啦,我一走,就感觉轻松了?”楚楚眉毛一扬。

“非也非也,娘子在家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你说我累不累?”辛键放低声音说道。

听到这话,楚楚一下脸儿都红了,她轻捶打了辛键一下,“讨厌,你……还不是你啦……”楚楚说不下去了。

“好啦好啦,回来我好好地和你累一累。”辛键笑着抓住她的手,楚楚甜蜜地用手抓了辛键一把。

“哎哟,你是不是现在就想来呀?老婆大人?”辛键抱住楚楚,双手抓住她浑圆的臀部抚摸,楚楚笑着挣脱开了。

夫妇俩当天晚上尽情地大战了一场。

楚楚去外地考察后,辛键每天依旧工作繁忙,只是晚上回家后没人准备好饭菜了,他只好在外面的餐馆胡乱应付,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了。


晚上一个人睡觉,床铺上旁边空荡荡的,真的还有些不习惯,想着以前楚楚娇柔的身子躺在身边,他的欲望涌起时,只好打电话与楚楚联系,在电话里他开玩笑地叫楚楚模仿作爱时娇哼的声音让他听听好慰籍慰籍自己,被楚楚笑骂了一通,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辛键觉得有劲无处使唤,和楚楚过惯了恩爱的夫妻生活,她才没离开几天,自己就那么地饥渴。

辛键有时找出收藏的性爱光盘一个人看着,欲望是要解决的,听着光盘里日本漂亮的AV女优销魂的叫声,辛键兴奋地勃起,手动起来,多年来已经没有手淫的习惯被勾起了,看着女优被抽的画面,辛键也兴奋地射了出来。

有时候他就想到了沈思,她的欲望是如何解决的呢?难道也是用手或是工具,还是她有秘密的情人?

周末晚上,辛键与客户有个饭局,在市区内的一家酒楼大家热闹了一番,说着客套虚伪的大话,谈笑着,五湖四海地瞎侃吹嘘着,似乎亲密无间。这种饭局辛键都有些厌烦,但又是必须去应酬的。

有时候他觉得真的很累,辛键记起小时候看的那些香港枪杀电影,里面最经常出现的一句对白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时是觉得顺口而且豪气,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如今在这灯红酒绿的社会里混久了,他才深有体会,当时电影里说这句话的人是多么地无奈与沧桑。

饭后,其中一部分人去了KTV唱歌,辛键陪着其中两个不喜欢热闹的客户去了一家咖啡馆坐。咖啡馆名字叫“知更鸟”,里面人不多,散落地坐在四周,环境有些幽暗,但气氛很好,萨克斯吹奏的乐曲缓缓地在空气中流淌,很舒适惬意。

辛键不是很喜欢喝咖啡,那其中的苦涩滋味他品尝不出来,他也不觉得喝咖啡是很有情调高雅的事情,好象外国电影中的女主角多数是喜爱品尝的。每个人的触觉、味觉、感觉都不尽相同,楚楚倒是非常喜欢喝,在家里清闲的时候就泡来尝,和朋友同时出去也常去咖啡馆闲坐聊天。“知更鸟”是听楚楚以前介绍过的,所以辛键有些印象,才带着客人来此坐坐。

辛键看了店里的介绍文字,才知道咖啡原来是舶来品,是外国牧羊人从羊儿吃了一种植物出现异状时发现的,那份关于咖啡起源的文字介绍做得很雅致,色泽清淡,画面古朴,构思巧妙,散发着古典的意韵,看得出店主人的一份心思。

在谈话的的时候,辛键随意地往四处瞟了一下,不远处看到了一个女子很像沈思,侧坐着,再仔细一看,真的是沈思。

她和一个外国人在一个角落里坐着,好象在争执着什么,又停了下来不说话,辛键正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就已经看到沈思站了起来,转身离去,那外国人呆在那里摊开手,叹着气不动。

看着沈思一个人匆匆离开,辛键赶忙和客户说了一声,就追了出去。

街上倒是人群熙熙攘攘,车辆往来,灯火闪烁,霓虹灯在高楼中闪耀着五颜六色的迷幻般的光环,这都市的夜晚人们大都出来消遣作乐。

沈思的身影还在灯光明亮的大街上,辛键追了上去。

“沈思,去哪?”

沈思回头看是辛键,“哦,是你呀,这么巧,没去哪,随便走走。”

“你吃了吗,车呢?我送你。”

沈思并没有开车出来,辛键开着车与她兜了一圈,沈思在车上问楚楚回来没有,就不再吭声了,过了好久,她好象有些疲倦似地说:“回去吧!”

辛键就把她送回到住处,在小区的楼下停了车。这还是辛键第一次来到沈思住的地方,他大致望了望,花园似的公寓楼,几幢楼层很高,在沉沉的夜色中灯光闪烁,几座仿欧式风格的雕塑散落在周围。

“上来坐坐吧!”沈思说道。

辛键想想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随沈思上楼了,随口问着:“这里价格不菲吧?房子装修得漂亮?”

“很简陋的,你看了不要见笑。”

沈思的房间空间宽敞,布置得简洁精致。客厅里几座沙发,一套组合音响,一个大屏幕的电视机,两幅山水画。辛键转了转参观了一阵,两人坐下来聊了会话。

渐渐地没什么可聊的了,房间里静了下来,辛键注视着沈思白皙的双手,交叉在一起,她翘着腿,纤巧的小腿弧线优美。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某些东西在暗暗涌动着。

辛键觉得应该离开了,他准备站起来说告别,看了沈思一眼。

沈思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辛键忍不住坐了下来,靠近她,搂着她的肩膀,陪着她。

沈思身子稍微地抖动了一下,没有做声。

许久,她转过头来望着辛键:“可以了,我没什么,谢谢你!”

辛键看到她明亮晶莹如秋水般的双眸,如此美丽的脸盘与神情,动人心弦,心中一动,对着沈思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沈思一楞,嘴唇已经被吻住了,温暖而湿润。

她神思激荡,忙推开辛键:“不可以,不能这样……”

“为什么?”辛键抓住她的肩膀。

“我们会对不起楚楚。”沈思有些犹豫。

“早就已经对不起过了,你为什么让我进房?思思,我们都是成年人,该做的我们会做,该负责的我们会负责,何必顾虑那么多呢?并且,我想念你,我需要你,真的需要你。”

“是的,当年已经和他有过一次……”沈思想着,况且当时还是她主动引诱的辛键的,今天让他进屋来,难道自己潜意识里地在诱惑辛键,希望与他交好,面对着这种情形,她动摇了。

辛键已经抱住她,吻了上来,手也摸到了她的胸前。沈思稍微有些挣扎,但被辛键紧紧抱住,她有些迷离了,仿佛又回到当年。

辛键热情地吻下去,沈思渐渐地回应着,结结实实地热吻起来。

两人急切转到里屋沈思的香闺,双双倒在了床上,在滚动中,两人的衣服脱尽。

沈思完美的娇躯呈现在辛键的眼前。

雪白柔嫩的肌肤,饱满高耸的乳房,淡红的乳头挺立在一圈乳晕中,圆润修长的玉腿,丰盈匀称,一团淡黑的毛丛覆盖其间,浑圆挺翘的臀部,雪白光滑,全身的曲线玲珑动人。

而辛键依旧健硕的身体,也让沈思心跳不已,毕竟好久没有面对如此生动健壮的男性肉体了,他胯下的物体已经昂首挺立。

看着相互赤裸的躯体,辛键与沈思刚才的一丝犹豫早已抛弃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喷火的眼神与涌动的情欲。

两人开始动情地相互抚摩亲吻起来。

辛键亲吻着沈思,吻过了她平滑柔顺的小腹,来到了她微微隆起的阴阜上,细长卷曲的淡黑阴毛长满了她的肉缝两旁,沈思修长圆润的洁白美腿微微夹闭着。

辛键看着她闭合的那条狭长的肉缝,想到了当年与她的交欢,这么多年了,她还认识他的阳具吗?今天,终于又要来造访这令人销魂的穴眼了。

当年沈思的肉洞看得不太真切,这回可要好好地看个够了。辛键心情激动,这般想着。

辛键将沈思的双腿打开,拨开她的两瓣大阴唇,看到了里面的肉沟,只见粉红色的肉洞口微微翻开,露出了里面淡红色的肉膜,鲜嫩的肉壁在微微蠕动着,在肉沟顶处,一粒通红的阴蒂充血挺立。

沈思躺在床上微微呻吟着,她的手握住辛键的肉棒套弄着。她的情欲翻涌,想到了当年和辛键的那一次。

这么多年了,除了大阴唇的颜色变得有些暗红外,沈思的肉洞还是那么的粉嫩无比啊!

辛键感叹,他开始爱抚起沈思娇美的肉体,这美丽娇艳的女子,这成熟性感的胴体,他要熟悉她,他要使她热起来,他要使她快乐起来。那种触手肌肤的娇嫩柔软,使得辛键舒适万分。

在辛键的爱抚下,沈思的肉缝里湿润无比,她轻声哼着,透明的淫液从嫩红的肉洞里缓缓地流出。沈思觉得燥热万分,阴道里骚痒痒的,心里盼着辛键动作快一点。

她的腰肢扭动,雪臀摇晃着向上挺抬起来。

辛键知道沈思的需要,他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阴唇,握着硬挺的阳具顶住沈思翕张的肉洞口,一点一点地挤压了进去,感觉到沈思阴道中的肉壁紧紧地向外挤压着似乎阻挡着自己阳具的进入。

沈思双腿抬起勾在辛键的腰间,尽管她觉得这种姿势淫荡无比,但这种姿势可以使和她做爱交欢的男人身心贴近,她喜欢这种感觉。

沈思的肉洞还是这般的紧凑,肉壁的吸力十足,辛键感觉到她肉洞里的火热温暖。

辛键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他知道今天要肯定要疯狂一场,所以首先要保存体力,一开始不要过于猛烈。

沈思在辛键沉稳缓慢的抽动中,闭着双眸,享受着他的爱怜。火热的阳具在湿润温暖的阴道里的感觉真的很棒啊!涨满酥麻的感觉!好久没有这种体味到这种滋味了。她晃动着臀部迎合着辛键的抽送,两人的配合还是很默契啊!

渐渐地,沈思的肉洞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多了起来,“滋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这种声音听起来太淫荡了,沈思睁开眼睛望了望辛键,她知道是自己的淫液涌流的关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她双眼还是望着辛键,充满着无尽的媚意。

辛键看着她酡红的美艳脸色,她胸前饱满白嫩的乳房上下摇荡着,他心中激荡起来。他双手捏握住沈思的丰乳,揉搓挤压,下体一边用力地抽送。

“哦……啊……啊……”沈思喘息着,婉转呻吟。

她雪白的臀部往上开始加快地顶抬起来,辛键开始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在沈思的娇喘声中,辛键胯下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更加猛烈,沈思柳腰粉臀不停地扭动迎合。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不断响起,沈思小嘴里“嗯……嗯……

啊……哦……快点……噢……喔……”地哼吟着,似乎是从鼻子里娇软无力地哼出来一般,媚人入骨。

这娇媚的声调使辛键更加地狂暴起来。想当年由于偷窥到王枫与沈思的交欢,辛键就对沈思迷人的叫床声音兴奋得要发射,他对沈思的叫床声绝对是念念不忘。

辛键把沈思优美的双腿抬高,在沈思的娇躯上快意地驰骋纵横,在她的肉洞里猛烈地抽送着,在沈思阴户的浓黑阴毛丛中,他的肉棒进出她狭窄的肉洞间。

由于沈思涌出的大量玉液,湿滑无阻,从辛键与她的肉洞出没的空隙流了下来,滑过了沈思的会阴,流到了她的雪臀上,热热的又凉凉的,沾湿了床单一大片。

看着沈思动人雪白的身子在他的抽弄下婉转翻腾,香汗淋漓,娇喘不停,左摇右摆,上下迎凑,她如云的长发四散飞扬,辛键感觉畅快极了。

两个人的喘息声,大床的摇晃声,交合处的抽动声结合在一起响着。

沈思摇晃挺动着圆臀,动作如此热烈纯熟,她白嫩的娇躯由于激烈的动作都变粉红了,身子汗津津的,她哼哼唧唧的喘息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辛键奋力地来回抽送,握住她扭动的细腰,深深猛烈地插到沈思的肉洞深处。

如此剧烈的抽送中,两人都兴奋得涨红着脸,动作越来越快。沈思的娇躯猛然一顿,颤抖着娇声叫道:“啊…喔……喔……不行了……哦……”

她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颤,辛键的阳具感觉到沈思的肉洞里嫩肉急剧的收缩,拼命紧紧地夹吸着自己的肉棒,几乎都动弹不了,他用力挺动阳具,猛地往她紧小的阴道深处一顶。

“哎……”沈思娇躯酸软,身子都快要弯成拱状了,背部离开了床铺,丰满高耸的双乳更加显得又圆又大地挺立颤抖着,乳头发硬地竖起,她的魂魄都要飞到天外了,身子汗津津地紧紧贴缠在辛键的身上,浑身哆嗦着,喘息着,肉洞里颤抖着,美丽的脸颊桃红一片。

辛键停止了抽动,双手抱住沈思的细嫩圆臀,也在不停地粗喘着气,看着颤抖的沈思,她娇躯的曲线真的是玲珑美妙。

良久,两人的呼吸才稍微平缓下来。辛键的阳具还插在沈思的肉洞里。

沈思抱着辛键娇媚地说道:“来吧,从后面操我。”

她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辛键面前赤裸裸地说出这样羞耻的话,辛键听了也感觉十分刺激兴奋,沈思的风情荡到骨子里去了,他阳具一抖一抖地,从沈思紧窄湿润的肉洞中抽了出来,整个湿漉漉的粘着沈思肉洞里流出的淫液。

沈思转过身子,才发觉一股温热滑腻的粘稠淫液正从自已的肉洞里流了出来,顺着她光滑娇嫩的雪臀流下去,流到臀部的下方时,感觉已是冰凉的一片,刺激着肌肤。

沈思双手撑在床上,跪着伏下身子,双腿向后张开,撅翘起白瓷般发着光泽的丰硕浑圆的美臀,两瓣臀肉之间狭长的粉红肉沟显露无疑,淡黑的淋湿的阴毛贴在肉缝两边,肉洞口微微绽开收缩着,露出里面肉壁的通红嫩肉,湿漉漉的淫液使得嫩红的肉瓣泛着亮光。

辛键看着这诱人的情景画面,心情又激动起来,阳具斜斜地翘得老高。他抓住沈思的小蛮腰,轻轻抚摩着她柔嫩的臀肉,将两瓣臀肉剥张开来,下身用力一挺,滚烫粗大的阳具从沈思的雪臀后一举插入她细小的肉沟中,钻到了她翕张的肉洞里,感觉到龟头被一块柔软的嫩肉紧紧包住吸吮。

他整个人伏在沈思雪白光滑柔嫩、香汗淋漓的背上,嗅着沈思身子的芳香,顶撞抽送着阳具,低着头狠狠地抽插,阳具在沈思温暖湿滑的肉洞中出没,上面满是沈思乳白的淫液。

沈思疯狂地扭动圆臀,向后猛顶,她摇晃着秀发,嘴里不断地娇叫着。

那么久以来没有得到男人雨露的滋润,那么久以来小穴里没有火热的阳具抽插,一直压抑的情欲一旦喷发出来是惊人的。沈思似乎是要弥补似的,屁股纵情地前后扭晃,雪白的玉臀往后顶撞迎合,身子不停地前后摆动,使得撩人坚挺的两个乳房不停地晃动着。

辛键左手伸向前去捏揉着沈思晃动的滑腻的丰乳,右手则抚摩着她白晳细嫩柔软的香臀,他不住地向前用力挺进抽出,时而左右研磨她的肉洞口,时而狠狠深深地插刺进去,腹部撞击在沈思高翘的雪臀上,“啪啪……啪啪……”地响起肉击声。

沈思脸色酡红,轻咬银牙,双眸微闭,吐气如兰,娇喘吁吁着,雪白高翘的屁股还是扭摆着向后迎凑顶撞。她的肉洞中淫水直冒,在辛键抽送中带着流了出来,辛键的阳具在她的玉臀后面顶得她的肉洞里一阵阵地酥麻快活,她兴奋舒畅到了极点。


“噗滋……噗滋”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喔……唔……哦……啊……”

沈思激动地娇声尖叫,曲线玲珑的雪白娇躯加速地前后狂摆,身子上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沈思回过头来,脸色通红地看着辛键,辛键明白她的意思,低下头,吻向她。沈思热情的舌头卷入辛键的口中,辛键只觉得一阵清香,两人舌头互相搅动,口水互流。

辛键的腰部用力,加快着抽插的速度,沈思的肉洞口两片细嫩的的阴唇随着她的抽送翻进翻出,带着她肉洞里涌流出的大量热呼呼的透明的淫水。

沈思双手拼命地抓住床单,高耸着臀部,急速地摇晃,辛键一阵猛抽急送,腹部撞击在沈思富有弹性的屁股上,一阵“啪啪啪”的急响。

沈思拼命抬挺玉臀迎合辛键的的冲刺,浑身颤抖,口中“唔…唔…唔…”地乱叫,阴道里嫩肉一阵剧烈收缩,紧紧地吸住辛键的阳具,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急速地涌了出来,浇在辛键的龟头上。

辛键的龟头一阵酥麻,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畅快,他感受着沈思的肉洞紧紧地收缩吸吮的快感。

辛键忍不住也想要要射出来,他快速疯狂地抽送起来,沈思在他的狂抽下也挺动着雪白的圆臀往后上下起伏迎凑,肉洞里火热滑腻,辛键全身力量注入般地地抽插了二三十来下,用力顶住沈思肉洞深处,身子一阵抖动,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一下子喷射了出来,持续着大量地射到沈思的肉洞深处,阳具一抖一抖的,他还感觉到了沈思在他的喷射中肉洞里肉壁的悸动与痉挛颤抖。

太美了,这种感觉,辛键射精后通体舒畅。

沈思整个娇躯都通红透了,娇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秀发披散成丝地遮盖着她美丽的脸,白嫩的娇躯弯曲着,有气无力地细喘着,小腹还在一颤一抖的,香滑的背上汗珠涔涔,完美的臀部微微起伏,浓黑的阴毛湿成一团贴在肉缝间,白玉般的足趾紧紧蠕曲着。

辛键搂抱着她的身子,躺在一起。

畅快的淋漓尽致的交欢结束了,两人还在仔细回味着刚才若生若死的感觉。

“后悔了吗?”辛键抱着沈思。

沈思不答声,白嫩修长的大腿横过来,缠在辛键的腰间,不言语。她知道今天是情欲一时的冲动与需要,和辛键才有了合体之欢,但刚才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难道就能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吗?

而且男人一旦打开了缺口,今后就会不断地索求。对于辛键,她并不讨厌,具体地说来还有好感。但这种关系一旦被楚楚知道,该如何解释。

辛键环抱着她,手抚摩着她柔软光洁的背,汗水粘粘的,毕竟刚才那么兴奋激烈地做爱,有些累了,两人静默不语。

沈思的手抚摩着辛键健美的胸膛,想着楚楚也在这身体下兴奋陶醉,楚楚也会骑在辛键的腰上套坐吧?不禁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不知是嫉妒还是欢喜?

“你累了吗?”沈思轻声问了句。

“还好,怎么啦?”辛键问她,沈思笑了笑不答。

许久,沈思的手握住辛键软了的阳物,轻轻地上下套动起来。

辛键有些惊奇地看着她,沈思的脸色还是红晕一片,这么快她就想要了?

沈思一旦兴起,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她想骑在辛键的身上做。辛键躺着抚摩着她饱满的玉乳,感受沈思的手对自己阳具的套摸,手法与楚楚迥然不同啊!

沈思的小手温暖地握住辛键的阳具,上下捋套着包皮,时而用掌心包着露出的龟头划圈轻压,辛键觉得麻麻的,看着沈思娇美苗条的雪白身子,他性欲上来了。

很快辛键就硬了起来,沈思低声道:“好快呀!来吧!”

沈思跨坐上去,双手向后撑在辛键的腿上,扶住辛键的阳具,在她的肉洞中套插了进去,臀部慢慢抬起起落一会,然后飞快套坐起来。

看着沈思洁白的娇躯微微粉红,圆翘的臀部上下起落套弄,时而扭动细巧的腰肢,两人的交合处,湿漉温暖,沈思小腹下的阴毛浓黑一片,自己竖挺的阳物快速出没在她的肉缝中,沈思白嫩丰满的双乳上下起伏跳动,辛键无限爱慕地伸手握住,感受她的弹性与柔软滑腻,用力捏撮把玩着。

沈思挺动圆臀起落,娇喘着肆意放纵自己的情欲。

当天晚上辛键就在沈思的闺房中度过,一来是太疲倦了,二来他也不想再考虑那么许多,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
第十二章 王枫的青春岁月
王枫有时候很茫然,他学的是经济,但书本上的理论他根本就不相信,出了社会靠的不仅仅是学识,关系是最重要的。所以他对学习根本不重视,并不是说他不聪明,当年高考他是他们地区考分最高的。

在课堂上,他老是神游物外,老师讲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时,他倒是很感兴趣,举手发问,就目前中国经济的状况是否就是西方资本主义初始阶段问了老师,老教授告诉他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体制不同,是没法比较的。

王枫又说那为什么我们有类似“圈地”的经济活动的现象产生,老教授告诉他这个问题自己去找答案,他就兴趣索然了。课他是不缺的,笔记却不做,考试的时候拿同学的笔记复印一下,考个六七十分就可以了,奖学金他从来不动这个念头。

说他是愤青,他也不像,宿舍里和舍友关系过得去,社团什么的与他无缘。

课余时间王枫不是和女孩约会就是打篮球,他人长得高大英挺,球技极好,很快就成为系里球队的主力,后来还进入了校队,是个风云人物。每次比赛打球时都有好多女孩来观看为他加油,每当王枫接球,转身投篮,球入网时,掌声就热烈响起,伴随着一些尖叫,王枫也不显得傲气,微笑地与那些支持他的女孩打招呼,笑容阳光明朗。

在别人眼中看来,他彬彬有礼,英俊大方,这当然也引起了其他某些队友的嫉妒。以致在一次球赛后,某个对王枫怀有嫉意的队友故意找茬,差点引起了一场群殴,辛键他们几个宿舍的哥们都冲了上去,那个找茬的队友吃了亏,挨了王枫几记重拳,事情闹到了系里,考虑到很多因素,最后以大局为重,因为是对方先出手的,所以其写了检讨,没什么处罚,也就不了了之了,王枫倒是什么事也没有。

此事反而提振了王枫的威望,本来别人对他就挺客气的,经历了这件事,王枫在学校里名气大升。胆子大的女生就找借口和王枫说话聊天,王枫也乐得结交女性朋友,和她们约会看电影乱逛公园。

在学校里,他想的就是如何玩得尽兴,当他碰到沈思后,惊讶怎么会有如此漂亮纯洁的姑娘。他立即展开攻势,把沈思追到了手。他向来有女人缘,在女孩中吃得开,干起这种事情来轻车熟路。

当多年以后王枫回顾起自己的青春岁月时,竟有些迷惑自己是否虚度了,那样的大学生活值得吗?他怀疑起自己的人生价值取向来。

在和沈思交往后,他收住了意马心猿,认真地谈起恋爱来了。在他看来,人毕竟是要经历过心灵上的爱恋才能真正成熟的。但在和沈思恋爱后,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和她做爱。

难道这就是真正的目的吗?当然互相爱恋的情人情欲间的交流是美好和畅快的。但有时候做过之后,他就有一种空虚的感觉。

辛键曾经发表过他的见解,说恋爱是时髦与情欲的交织物,带着兽性与占有欲。真的是这样?

但以王枫的个性,这些问题只是有时候稍微在头脑中一掠而过,停顿一下他又继续前进了。

他的第一次性经验是在高中时期与他姐姐的一个女性朋友发生的,按照他的说法是被引诱了。其实血气方刚的时候,防线是最脆弱的。对于当时的王枫,天地间的第一大诱惑在眼前出现,他性格本来就豁达开放,本就不是柳下惠似的人,所以极快地陷入了情欲之中。


进入了大学后,他对那位开导他进入性爱世界的大姐姐还怀念不已,如果不是她,他也无法更早就领略到性爱的奥妙与快乐。

相对与那些刚进校园的小毛孩似的男生,他成熟得多了。对于女性与性的传统观念,他看得很淡,但又热衷追求期间的快乐。

辛键和他谈得来,是因为辛键骨子里有一种蔑视传统观念的意识,而且很孤高,只是他自己不觉察罢了。

大一的时候,他去外校找老乡玩,在聚会上就认识了乔丽,乔丽是个大三的学姐了,但王枫身材高大,人物英俊挺拔,乔丽一见就有了感觉。

她对王枫频频注视,王枫当然熟悉这种眼神,两人是一拍即合。一下子就热乎起来。乔丽人长得如其名般俏丽,是个东北的姑娘,热情火辣。

两人在聚会后留下联系方法,第三天,乔丽就找上王枫宿舍了。再下来,王枫又杀到乔丽的学校,两人就有了第一次。

乔丽对于性的观念与王枫有些相似,就是要找快乐,但她并不随便,只和看得上眼的男子上床。她对王枫情有独钟,两人几乎每次见面都是为了作爱。

乔丽没想到王枫在性方面十分熟练而且技巧了得,下面的东西也够大,她十分的欢喜。渐渐地迷上了他。以至于后来王枫提出辛键和她与韩蝶儿互换,她也没什么意见,当然她也想常常这种滋味。

王枫对于乔丽基本上是追逐性的享受,感情上没投入多少。他对于乔丽在床上的疯狂非常欣赏,特别是乔丽容易兴奋,敏感点很多,一触摸她的乳头,她下体的淫液就涌流不止。

王枫最爱看的就是乔丽作爱后她淫液如流的媚态,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就兴奋莫名。王枫认为液体流得多的女人,做爱的时候更容易达到高潮,当胯下被抽弄的女孩被抽得登上高峰而娇软无力的时候,那种征服的感觉无论如何每个男人都是引以为豪的。

在和乔丽分手后,王枫又交上了一个女孩,有了关系没多久,他就厌倦了这种关系。在大一的暑假期间,王枫去打工,主要的目的也是想多认识女孩儿。他和外校的一个女生一起去做家教,和那个富翁富有的情妇有了一夜情。他想了解那个情妇的魅力到底何在。王枫的理论是情妇当然是脸蛋漂亮,年轻身材好,但最主要的还是床上功夫要好,不然如何勾住富翁的心。

在和那个情妇一夜疯狂后,更验证了他的想法,那个美人少妇的身材成熟地透露出肉欲的味道,身子丰润美白,一双乳房沉甸甸地挺立,小巧的柳腰水蛇般柔软灵活,丰腴的屁股曲线完美,白皙玉润的大腿间阴毛茂盛,是一种熟透的怒绽的感觉。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

都市激情
点击:14006-0215:51婚外的高潮
点击:8006-0816:03美女醫生,她的巨乳護士妹妹在偷窺
点击:12504-0511:4019岁少女
点击:29203-1909:38火车上和女同事做
点击:9006-0215:52舞男第二春处女姐妹花
点击:19408-2800:27在姑姑身上发泄年轻的欲望
点击:7106-0815:59陌生的車震記群交
点击:2606-1115:51疯狂极品车模
点击:13205-2515:06女奴是我的研究生导师
点击:3706-1115:47两个淫秽小护士
点击:49903-1810:07女友的妈妈夹得好紧
点击:2106-1115:57清纯的美容师
点击:18605-1619:41在电梯里猛操淫荡的
点击:9403-1017:04别扭的妻子
点击:11306-0514:25女舞蹈教师
点击:7106-0816:02被輪暴的瑤瑤
点击:11603-2212:41欲火焚身的护士小轩
点击:3006-1115:57漂亮的银行女秘书
点击:39312-0716:32难忘的一次陌生的性爱
点击:23312-0510:13女友小馨帮我哥还了债
点击:4805-2217:52首席鉴师
点击:6506-0815:49琳的3P之旅
点击:7506-0815:57妈妈和三个姐妹
点击:7906-0816:00前妻的女同事
点击:11106-0514:32婶婶激爱的阴道
点击:9803-3010:31替补女友
点击:3906-1115:53两个女友换着玩
点击:12106-0514:32老婆被醉奸
点击:3806-1115:58漂亮的银行三個女人
点击:16605-1917:35超级淫业员
点击:6508-1201:05[人妻乱伦] 热爱儿子精液的妈
点击:6906-0816:02暴露女友雯雯 网吧暴露
点击:12504-0814:43孙姐的激情事
点击:3206-1115:53从少女变娼妇
点击:5706-0815:51自作自受空姐安雅
点击:4306-1115:59和33岁的老女人开房
点击:10604-2611:44茵茵的故事
点击:12106-0215:38為了生意!我把老婆讓別人幹了
点击:14105-3116:17四女侍一男
点击:3106-1115:50列车上的奇遇
点击:2106-1115:47和旧情人婚礼上的偶遇
点击:8007-1001:53淫荡的女儿与禽兽的父亲
点击:1706-1115:56理智和欲望的抉择
点击:11006-0215:43嫁给俩老公的快乐生活
点击:3806-1115:54我,妻子,和儿女
点击:23405-1619:46被工友幹成淫娃
点击:7108-1201:04[青春校园] 卫校美女入魔掌
点击:30912-0903:03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
点击:4006-1115:59女同事请到家里来
点击:8606-0514:14荒岛家庭
点击:2906-1115:55房东大嫂的的快乐生活交流
点击:15605-2813:36吃了春藥的女友擋不住了
点击:11806-0514:27很久沒有試過這麼粗的了
点击:10508-0504:23我和老婆小姨子的故事 绝对真实
点击:39904-0511:42边和男友视频,边骑在我胯上
点击:9608-1302:22老婆做了一次鸡
点击:4306-1115:56一时性冲动,找了男按摩师
点击:6405-2217:57卡债的下场
点击:21405-1917:31女友在夜店被別人抠到高潮
点击:3206-1115:55边看电影边玩女同事
TOP反馈